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冰恋红楼之金钏被奸尸
冰恋红楼之金钏被奸尸
 王夫人发现金钏与宝玉窃窃私语后勃然大怒,立即把她赶出了园子,关进角门边上一间废弃了很久的破屋里。准备第二天就叫她妈给领回去。金钏遭此大劫有屈无处诉,只能一个人在破屋里哭泣,全然不知在窗外有一双饥渴的眼睛正在盯着她,有一个邪恶的计划正在悄悄的酝酿。

  他叫王勇,是贾府的一个车夫。一个月前王夫人出去进香就是他赶的车。从那时起,他就盯上了豆蔻年华的金钏。无奈身为低等仆役的他是不能进入二门的,只能望“钏”

  兴叹,这股邪火竟是越烧越旺。今天,他刚从外面赶车回来就听说了这事,不禁一阵心动。跑到关金钏的地方一看,自己朝思暮想的美人就坐在里面。“皇天不负苦心人啊!”

  机会终于来了。他知道象金钏这样的头等丫头是不可能看上自己的,不能直取只能曲求了……天色渐渐暗下来了,贾府值夜的制度是很严的,这时连园子里都不会有多少人走动了,这个偏僻的角门口就更是寂静无比。王勇悄悄的来到破屋的门口,透过门缝向里面瞧瞧,灯光下金钏抱膝坐在床上,头低垂着似乎是在小鼙。王勇阴笑一下,从怀里掏出一根小管,这是他白天从朋友那里弄来的宝贝,里面装的是采花贼常用的迷香。王勇轻轻的将小管插入门缝,把迷香吹了进去……不一会,金钏就瘫倒在床上了。王勇又待了一会儿,等迷烟散尽便拨开门闩走进屋里。他反身插好门,然后几步来到床前。床上,梦中的尤物仿佛羔羊一般静静的躺着,脸上还残留着点点泪光。金钏的头无力的垂在床外,长长的青丝直到地面。后仰的蛭首拉得白嫩的脖颈越发显得修长,胸部也越发的挺拔。王勇情不自禁地俯下身,用舌头轻舔少女脸上的泪水。舌头贴在金钏的脸上,那滑腻的感觉加上眼泪冰凉咸涩的味道让王勇陶醉。他尽情的舔干了金钏的泪水。接着把目标转移到少女的胸部,隔着薄薄的衣衫,王勇依然能感觉到金钏乳房的柔软和弹性。金钏虽然在昏迷当中,但哪里经受的住这样的刺激,一对乳房渐渐膨胀起来,把衣服顶得老高。而此时的王勇也已经是一头被挑起了性欲的野兽,他把金钏拖到床的中央,迅速的除去她的薄衫和裤子。接着,王勇扳着少女的香肩一翻,金钏便趴在了床上。当王勇看见金钏身后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和光滑圆润的屁股时,他的手颤抖了,他心一横,将金钏肚兜儿的红绳用力一扯。少女身上最后一片布轻轻的滑落,雪白光滑的脊背全部裸露了出来。王勇强迫自己心不跳、气不喘,尽量以最平稳的呼吸及力道抚摸少女的娇躯。只可惜那光滑柔软的肌肤,摩擦在手掌心上是如此的诱人心神、撩人心智。王勇的呼吸越来越粗,他从金钏柔美滑润的背部摸起,直摸到美臀,然后又用力揉搓起来,少女的俏臀被他揉捏得变成了扁圆形。

  在品尝完金钏完美的背部后,王勇把金钏翻过来让她躺平摆正。少女裸体最诱人的一面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的面前。王勇见到这羊脂白玉的身体不由一阵眩晕,只见她双乳高高耸起,像两个白白的小山丘,上面点缀着红葡萄般的乳头,腰肢纤细,不盈一握,,双腿笔直修长阴部呈倒三角形的阴毛乌黑茂密,两片大阴唇又肥又厚,高高隆起,中间一道裂缝……处女的阴部真的好美!

  王勇颤抖的伸手再次握住她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,抚摸摆弄起来。这次的手感更加的真实更加的让人陶醉。王勇抓住她的右乳低头含住鲜红的乳头,用舌尖舔着,用牙轻咬着。就在这时,王勇突然感到金钏原本软绵绵的身体绷紧了。抬头一看,金钏正瞪着双眼惊恐的看着自己。原来王勇用的药物剂量太少,金钏竟然醒了。王勇的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这事要是让太太知道自己不死也得丢半条命。

  慌乱中,王勇顾不得多想猛地扑上去,死死地掐住了金钏雪白粉嫩的脖颈。金钏的“救命”声被生生的憋在了嗓子里。她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,本能地想推开卡在脖子上的那双大手,可是一个弱女子又怎能敌得过一个失去理智的壮汉呢?王勇坐在金钏的胸口死命的掐住她的脖子。金钏已经不能呼吸了,她美丽的脸由于痛苦而扭曲了,小巧的嘴越张越大,喉咙里发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呻吟声,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不停地蹬动着。慢慢地金钏抽搐剧烈起来,两只玉手已经软绵绵地瘫在床上。突然在一阵剧烈痉挛之后,金钏全身便像没有了骨头似的软绵绵的一动不动了……王勇松开了因用力过猛而有些僵硬手。探探金钏的鼻口,气息全无,拍拍脸没有一点反应,在少女的下身一股淡黄色的液体正自阴道涌出,看来她是真的死了。王勇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少女的尸体边。他最先想到的是一走了之,可是金钏那白嫩的裸尸,又荡起了他的淫欲。最终,王勇的色欲战胜了一切。他抓住女尸那白皙的双腿,一手一只脚地撑开露出阴部,随手又拿起床上的枕头垫在她臀部底下。王勇挺起身脱下自己的裤子,双掌分别放在金钏的两侧,阳具对准金钏的洞口,臀部施力向她顶去。由于是处女,金钏的阴道奇窄,因此尽管肌肉在死le后有些松弛,王勇的阴茎插进去后依然被夹得紧紧的,舒服得王勇浑身酥麻麻的。

  金钏的头偏向一边,双手无力的放在身体两侧,王勇每推进一次,她的身体和双乳就颤动一下,像豆腐一样。王勇的阴茎在少女的小穴里忽出忽进的抽动着,而他的手握住金钏的乳房。在王勇抽插了几十次之后,王勇也再挺不住了,一股尿意传来,他在金钏已经死去的阴道里射精了……完事以后,王勇慢慢的穿上裤子。床上的金钏成“人”字形仰卧,阴道里向外流着白色的精液和红色的处子血,一双不瞑的眼睛失神地望着上面,一对玉乳被王勇蹂躏的变了形。王勇淫笑着捏了一下女尸的脸蛋说:“可人儿,我送你去一个好地方”,接着,他胡乱给尸体穿上衣服,抱起来悄悄的溜出门。在夜色的掩盖下向一口古井走去……


  【完】